来自 国内 2019-07-24 08:42 的文章

阿里健康发布“随访平台”想以此切入医疗核心

  构建大健康生态五年后,阿里健康发布了一款“随访平台”,试图切入医疗核心。

  7月18日,阿里健康宣布上线“随访创新平台”,该平台与移植领域权威医学专家共同搭建,希望将传统线下随访模式转移至线上,帮助改善目前国内术后管理困境。

  虽然此前阿里健康曾组织执业医师、执业药师和营养师等人员为来自淘宝、天猫、支付宝等终端用户提供健康咨询服务。但和轻问诊服务不同,该平台主要是为医院移植科打造的患者沟通管理随访平台,这也是阿里健康第一次通过支付宝与钉钉两大入口来搭建医患沟通管理平台。

  “这个平台不止是一个沟通平台”,在发布会现场,阿里健康CEO沈涤凡表示,“‘随访平台’有两个特点,第一,以医生为核心,医生服务患者,就像淘宝平台是围绕中小企业服务消费者的平台一样;第二,需要把一系列的生态体系,包括服务者等等一系列的生态体系纳入系统当中。”

  阿里健康目前有追溯平台、医药电商、消费医疗、互联网医疗、智慧医疗五大业务版块,该“随访平台”隶属于阿里健康互联网医疗事业部。

  “移植随访平台这件事对阿里健康来说意义非常大”,阿里健康副总裁杨锋坦言,“我们在互联网领域做了很多事情,在持续往前走,涉及医疗核心的还不是很多。作为一家医疗健康的公司,一定要深入医疗的内核中,移植随访是非常好的领域。”

  在杨锋看来,的需求明确,患者手术之后需要住院多久、离院之后吃什么药、什么时候应该复查、什么时候应该随访等,这样的领域可以发挥互联网的作用。“肝移植是很好的切入点。”

  “中国每年肝移植随访数量接近5000例,手术量基本上位居全球第二。”在发布会现场,阿里健康互联网医疗事业部总监董宇如是说。

  据新华社报道,2017年,我国全年共完成肝脏移植手术4732例,肝移植患者术后5年的生存率,从2014年的59.57%提高至2017年的71%。手术生存率不断提高,对患者术后的自我管理及医患沟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副院长夏强坦言,每次随访中,整理和调阅病人病历都会耗去医生很多精力,而且纸质化、碎片化的患者档案及资料也不利于后续病历的结构化及移植领域相关学术研究的推进。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肝移植科主任,中华医学会学分会委员蒋文涛则将传统随访模式存在的问题总结为五点:

  1、移植术后随访工作未得到充分重视;2、离院后的医患沟通严重不足;3、患者随访不便,购药困难;4、没有完整的术后患者随访档案,数据零碎、不完整;5、大量重要随访数据丢失,难以开展大样本临床研究。

  1、移植术后随访工作未得到充分重视;2、离院后的医患沟通严重不足;3、患者随访不便,购药困难;4、没有完整的术后患者随访档案,数据零碎、不完整;5、大量重要随访数据丢失,难以开展大样本临床研究。

  为了提升随访的质量和效率,阿里健康和移植科的专家们经历了七八个月的共创,发布了该平台。通过平台,患者可以与医生在线沟通交流,定期反馈恢复状况,还可拍照上传报告;医生则可以在平台上调阅患者过往就诊记录和病历,观察用户各项相关指标。

  移植随访平台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试运行一段时间后,蒋文涛发现实际效果比他想象的好很多,“患者热情度非常高,特别热衷于自己填数和上传报告,每天他自己使用的点击率以及推送文章的点击率超乎我的想象。”

  为何先从平台做起,而不是随访需求更强烈的慢病管理?在发布会现场,不少记者都产生了相似的疑问。

  在蒋文涛看来,互联网和医疗跨界非常困难,因为整个内容跑通需要涉及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医保政策的开通等很多问题。但移植平台是很好的切入点,因为做完手术后,终身随访、终身吃药,对医生的依从性非常高。

  “虽然中国糖尿病的数量很大,但治疗率不到60%,剩下40%知道自己有病,但不去治。”蒋文涛坦言,正因如此,慢病管理要跑通整个链路并不容易,“先在移植平台真正完善了,才能让慢病受益。”

  该平台的患者入口为支付宝,患者可以用支付宝扫描线下就医时医生提供的二维码,便可关注专家团队,回家后通过“阿里健康随访中心”进入页面与医生在线沟通交流,定期通过专业量表反馈恢复状况。

  左为随访平台患者入口(支付宝),右为医生入口(钉钉),拍摄/钛媒体付梦雯

  医生的入口设置在钉钉平台上,依托钉钉工作台,医生可以调阅患者过往就诊记录和病历,观察用户各项相关指标,基于用户上传的相关信息,平台可实现数据的结构化和量表化。

  “作为医院的应用就直接长在钉钉上”,杨锋告诉钛媒体,医院可以通过自身需求看是否需要“随访平台”这一应用模块。

  钛媒体此前报道过,作为阿里“未来医院”的医院管理系统提供方,钉钉目前已经成立独立的团队进入医疗行业,帮助医院实现数字化管理,截止2018年末,有3000家二级以上公立医院使用钉钉,同时有30万医生启用钉钉。

  但该随访平台推进医院的思路并非直接在钉钉平台上推广,杨锋坦言,会先在第一家产品打磨好的基础上,再多家同时推进。

  目前,该平台先期已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进行试点,随后,浙江省浙一、树兰等医院和上海、郑州、成都、长沙等地的医疗机构将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陆续落地。董宇告诉钛媒体,“9月30日之前,会有六个中心的拓展。”

  既然希望打通完整链路平台,主营业务为医药电商的阿里健康,是否会从前期的随访接入后期患者的购药服务,以实现商业化探索?

  杨锋告诉钛媒体,移植随访平台这个项目初衷并非出于商业考虑,“移植之后终身都要随访,在存活率当中随访占了很大的比例,医疗只占部分的比例,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这是我们最主要的出发点。”

  目前,该随访平台还是围绕患者如何联系到医生、医生的随访如何进行等,沟通如何系统化建档,结构化数据存储等医生和患者的核心诉求。

  但杨锋也坦言,“等平台真的完善后,后面可能有一些商业的空间,那是后面再做的。”(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付梦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