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互联网 2019-07-24 08:43 的文章

荣耀与失落俄罗斯互联网迷局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说,“俄罗斯是把秘密包裹起来的难猜的谜语”。俄罗斯互联网,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是一个迷局。

  俄罗斯是最早发展现代互联网、人工智能、数字货币等技术的国家,诞生了Andrei Yuryevich Okounkov 、Stanislav Smirnov、Vitalik Buterin(简称V神)等数学、计算机天才和大师,但在每一波互联网周期性的发展中,都没有持续发展,本土没有诞生世界级影响的互联网公司。闪耀的互联网投资人尤里·米尔纳,投出了Facebook、阿里等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但他的资金来源却一直语焉不详。这样成谜的事情,在俄罗斯互联网不胜枚举。

  如我们仔细分析俄罗斯的互联网和资本市场,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所有相关的大事,基本上都发生在2008-2012年。

  俄罗斯的互联网普及率高,但移动互联网发展非常滞后。官方并没有禁止Google和Facebook等欧美网络,但这些公司在当地的份额占比却很小。俄罗斯网民超过1亿,互联网使用率超过75%,远高于中国印度。

  目前俄罗斯10大互联网中,目前市值最高的两家,Yandex和Mail.ru(旗下包括Vkontakte)。分别在2010年,2011年上市,此后俄罗斯再也没有出现更大的互联网公司。2018年6月的一份榜单显示,全球市值排名前100的科技公司中,美国公司是最大赢家,其次是中国,俄罗斯无一上榜。

  2010年,俄罗斯Mail.ru伦敦上市,市值400多亿人民币(合60亿美金,以下均按人民币计算)。2011年5月,Yandex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上涨至900亿人民币(合130亿美元)。

  同样,俄罗斯的互联网投资也是如此。和Mail.ru 的创始人身份相比,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投资人身份更有名气。“地球上最有名的投资人”、“改变硅谷的俄罗斯天使”、“俄罗斯版孙正义”、“宇宙最强投资人”,这是当下媒体对于他的各种赞赏。他和他的投资基金DST确实非常厉害,先后投中了美国的Facebook、Twitter、Zynga、Groupon、Airbnb、中国的京东、阿里和小米等一系列互联网超级明星公司,仔细分析,都是在2008-2012这个阶段完成的,在这之后,再也没有超过这个投资成绩。

  这四年,除了3G普及和手机用户快速成长的客观环境之外,对俄罗斯还有一个特殊情况,就是当时总统是梅德韦杰夫。他上台后,鼓励新经济和互联网创业,他自己就是Facebook上的网红。他有意识的和之前的政策区分开。2011年4月,俄罗斯联邦安全总局的通信局局长提出建议,说有关部门从Skype、Gmail、Hotmail中发现了对俄罗斯不利的信息,准备禁止这些互联网服务。但被梅德韦杰夫制止了,他提倡对新事物更加宽容。于是,新经济蓬勃发展。

  梅德韦杰夫卸任后,俄罗斯多位互联网大佬避走海外,包括尤里·米尔纳、帕维尔·瓦勒耶维奇·杜洛夫等一系列人。

  俄罗斯的经济,是典型的权力和资本高度结合的模式。在苏联解体后,少数的财团和公务人员,发现了经济转型和国有企业改制的漏洞,利用权力和人脉资源,迅速的将国有财富转为个人资产,包括工业、能源、矿产,地产等等核心资源。越接近权力的人,获得国家的财富越惊人。他们跳过了资本主义初期的原始积累阶段,直接成为了亿万巨富,于是俄罗斯诞生了一个新阶层——寡头。根据统计,截止2018年,1%的俄罗斯富翁控制着整个社会60%财富。即使在普京强力打击过后,寡头经济依然影响着这个国家的每一个角落,包括互联网。

  互联网从诞生到发展至今,一直是以高效、透明的特点,和传统信息传播方式区别开来。互联网的投资,也相对传统投资,更加简单,高效,透明。但是对于尤里·米尔纳,却存在着不少尚未解答的疑点。

  尤里·米尔纳是俄罗斯互联网新经济中最大的受益者,没有之一。哪里有好公司,尤里·米尔纳买张机票飞过去,直奔主题,估值高,条件好,给钱多,投资快,还不需要董事会的投票权。对于苦逼的创业者而言,他比天使都更可爱,也更富有。但是,事实线年秋,尤里·米尔纳在旧金山的一次科技大会上,被问到他基金的LP出资人详情时,他没有回答。在后续的媒体采访中,Facebook的发言人瓦妮莎·陈也拒绝回答有关与DST融资的具体问题。

  2009年,米尔纳基金也更名为DST Global,也就是这一年,新基金一出手就是2亿美金,就投中了全球互联网最明星的项目——Facebook,只占2%,不要投票权。这让人多少有点疑惑。巨额资金从哪来的?官方通用的说法是:“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Facebook的融资受困。尤里·米尔纳从俄罗斯采矿业大亨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融资几亿美元。”乌斯马诺夫就是寡头的代表人物之一。

  事情并非如此简单,《纽约时报》通过一份被称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的财务报告,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米尔纳和他的基金DST对Facebook和Twitter的投资,疑似与俄政府的资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投资了Facebook的2亿美元中,与俄罗斯国有的天然气巨头俄气公司有关;投资Twitter的3.8亿美元,得到了俄罗斯第二大银行VTB支持。而该银行61%的资产归政府所有。

  在后续的美国大选中,Facebook等社交网络上出现了大批干扰选举的水军账号,最后IP指向了俄罗斯,这两者是否有联系,不得而知。诡异的是,尤里·米尔纳和政府联系如此密切,最后却要出走海外,定居美国。被媒体神化的尤里·米尔纳,就像俄罗斯这个国家一样,身上充满了各种矛盾和谜团。等待着时间的揭晓。

  2007年10月,他在百慕大成立了母公司Worldwide Vision Ltd.。Worldwide Vision又分别在美国、英国与塞浦路斯成立了15家子公司,然后他创建了Magic Lab,这些公司交叉持股,令人眼花缭乱,让人无法搞清真实收入,从而达到避税和其他未知的目的。同样,他也出走俄罗斯,到了伦敦定居。

  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俄罗斯诞生了帕维尔·瓦勒耶维奇·杜洛夫和V神这样的全球领军人物,但是最后像之前的互联网一样,本土的发展也不愠不火。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经历短时间的辉煌,但由于全球金融风暴、油价波动和西方制裁,经济迅速下滑。目前俄罗斯经济增速仅为1.8%,远低于世界平均3.8%的增速。这导致了卢布急剧贬值。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一年之内,卢比的汇率从0.0175降至0.0142,贬值近20%。同时物价费飞涨,日常生活用品一夜间价格翻倍成为常态。于是,俄罗斯大众的投资和避险心理,导致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狂热追求。据估计,每70个俄罗斯人中就有一个加密货币投资者。

  原来Vkontakte创始人帕维尔·瓦勒耶维奇·杜洛夫,被逼辞职并出走俄罗斯后,在德国创立Telegram(类似微信),发起ICO,销售代币TON(Telegram 开放网络)。据华尔街日报,Telegram募资16亿美元。成为当年全球最大规模的ICO。同时由于Telegram开源、加密、匿名、10万在线的超级群、聊天记录永久存储,它成了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社群首选的交流工具。据媒体报道,有超过80%的ICO社群活跃在Telegram上。